分发给中委会主席团的委员和候补委员,并代表乐意应接他合伙切磋中国革命主题材料

1947年至1948年间,毛泽东同苏联党中央委员会之间就其访苏问题多次交换过意见。毛泽东从来没有到过莫斯科,苏联对毛的邀请还在1947年6月就已经转达到,并表示愿意接待他共同讨论中国革命问题,以及军事胜利后中国共产党将要遇到的课题,其中包括中苏关系等问题。后来,苏联以毛泽东的驻地离苏联甚远,联络困难,毛泽东的健康欠佳,中国革命军队的战事情况复杂化,以及其他的原因,使毛泽东出行的日期一拖再拖。

其中提到“从日本关东军手中缴获的全部70万军队的武器”。

1948年底中国共产党的军事行动迅速发展,形势大好,一些决定性的战役在华北展开。形势的发展对中国共产党越来越有利。毛泽东曾表示:“如果在1947年他并不急于去莫斯科,那么现在,到1948年,形势变化了,他想尽快到莫斯科去。有许多事要在那里讨论,一些问题要请教,另一些则是涉及到尽可能争取援助的事……应该达成协议,让我们的政治方针与苏联完全一致”。并再次要求出访莫斯科。

原载《党的文献》

1949年1月14日,在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会议上讨论如何就毛泽东来访时间给他复信时,斯大林认为毛泽东此时前来未必合适,因他当时是游击战的领导人,虽然他的出行是秘密安排的,但是关于他的出国之事却瞒不住,恐怕已经走露了风声。西方无疑会就他的出行做文章,说他访问莫斯科为的是向苏联共产党请领指示,而他本人则会被称作莫斯科的代理人。这会伤害中国共产党的威信,帝国主义和蒋介石集团会趁机大肆鼓噪反对中国共产党。况且,不久即可成立一个由毛泽东领导的正式革命政府。届时他就能公开以中国政府首脑的身份出行,同邻国谈判,而不必秘密行动了。这相反会提高中国革命政府的威望和信誉,并且具有重大的国际意义。

米高扬就1949年1一2月的中国之行向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团提交的报告

为了防止美国和西方国家谴责苏联插手中国内政,维护其国际利益,苏联一再推迟毛泽东赴苏对于已臻成熟的问题进行讨论,但斯大林决定派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的一名委员——米高扬到中国,这样既解决了对中国革命的关心和帮助,又不至于引起国际上的责难。

应退还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N.第2375卷,发至全体苏共中央王席团委员和候补委员

毛泽东回答说,他决定暂时推迟莫斯科之行,他们欢迎苏联派一名政治局委员到中国,同时表示希望该委员在1月底2月初成行,不到哈尔滨,而到毛的驻地。

鉴于中共和其他国家共产党之间已经出现的分歧,鉴于将就这些问题进行讨论,我认为有必要把我在1949年1一2月出使中国期间提交的报告,以及那个期间中央委员会给我的指示,分发给中央委员会主席团的委员和候补委员,作为参考。

1949年1月26日,米高扬乘飞机来中国,1月30日到达,在中国一直待到1949年2月8日。在此期间,中苏两党就中国革命的前景和两党两国的未来关系问题做了深入的探讨,也为建国前刘少奇成功访问苏联做好了准备。

这些报告是从当时革命委员会和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所在地的西柏坡,通过密码电报传回来的,未经任何改动和增补,系原件的副本,一字不差。当时毛泽东身边有两个苏联军医—杰列宾和麦利尼科夫,他们是毛泽东本人和毛的家庭医生。这两位医生有一部电台,负责联络。

选自《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1000个为什么》,韩广富 曹希岭 主编

我还认为有必要把涉及我的出使和会谈过程的某些情况做个交代。

中共党史出版社 出版

1947一1948年间,我党中央委员会和毛泽东之间就后者的莫斯科之行,交换过意见。他从来没有到过莫斯科,我国对他的邀请还在1947年6月就已经转达给他了,我们表示愿意接待他同我们讨论中国革命问题,军事胜利后中国共产党将要遇到的课题,其中也包括中苏关系问题。

但是,由于毛泽东的驻地离我们甚远,联络困难,毛泽东的健康欠佳,中国革命军队的战事情况复杂化,以及其他的原因,毛的行期一拖再拖。

1948年底中国共产党人的军事行动迅速发展,形势大好。一些决定性的战役在华北展开。我国把从日本关东军手中缴获的全部70万军队的武器转交到中国革命军队手中,它接收这批枪械后,正向中国要害地北京挺进。

1949年1月14日,在中央委员会政治局会议上讨论如何就毛泽东来访时间给他复信时,斯大林表示了自己的想法,认为毛泽东此时前来未必合适,因他当时是游击战的领导人,虽然他的出行是秘密安排的,但是关于他的出国之事却瞒不住,恐怕已经走露了风声。西方无疑会就他的出行做文章,说他访间莫斯科为的是向苏联共产党请领指示,而他本人则会被称作莫斯科的代理人。这会伤害中国共产党的威信,帝国主义和蒋介石集团会趁机大肆鼓噪反对中国共产党。

NBA买球软件,况且,不久即可成立一个由毛泽东领导的正式革命政府。届时他就能公开以中国政府首脑的身份出行,同邻国谈判,而不必秘密行动了。这相反则会提高中国革命政府的威望和信誉,并且具有重大的国际意义。

尽管毛泽东推迟赴苏拖延了对于已臻成熟的问题的讨论,但因我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的一名委员要到中国,所以这个不利的方面却能够予以消除。

当时为迎接毛泽东本来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政治局讨论了这个问题,同意了斯大林的意见,后者当即口述了一个致毛泽东的电报,内称:“我们依然坚持,望您暂时推迟莫斯科之行,因为目前时刻您身在中国是非常必要的。如果您同意,我们可以立即向您派出一名负有责任的政治局委员到贵国,或赴哈尔滨或至另外一个地方,就我们感兴趣的问题进行谈判。”

毛泽东回答说,他决定暂时推迟莫斯科之行,他们欢迎我们派一名政治局委员到中国,同时表示希望该委员在1月底2月初成行,不到哈尔滨,而到毛的驻地。

斯大林提议我前往中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