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粒把家里的钥匙交给了家狗淘淘,淘淘和饭粒还联袂到澳国去

图片 1

小老鼠米粒要跟爸爸妈妈去旅行。临走前,米粒把家里的钥匙交给了小狗淘淘。
淘淘,我们得分开一段时间了。米粒说,帮我看好家,你有这方面的才能。
好的,旅途愉快,家里的事你不用担心。淘淘爽快地说。
忠实的淘淘干脆搬到米粒家来住了。有一天。传来了一阵敲门声:小表弟,小表弟,你在家吗?淘淘打开门,发现没外站着一个陌生的家伙。
她长得好奇怪啊,个子比淘淘大,长长的后腿,长长的尾巴,肚子上竟然长着一个大口袋。原来,她是从澳洲赶来的袋鼠。
淘淘不认识袋鼠,袋鼠也不认识淘淘。没错儿,可兰山庄201号,,袋鼠腾的一下跳进来,你一定就是我那可爱的表弟小老鼠米粒了。
我淘淘正要解释,袋鼠猛地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一根香蕉,快速地剥了皮,塞进淘淘张大的嘴里。
我是袋鼠凡佳,快叫表姐!我从澳洲一路跳来,太辛苦了。为什么不请我喝口水?难道你不欢迎我吗?噢,澳洲的香蕉,味道怎么样?凡佳一口气说了那么多话,淘淘真不知道先回答哪一句才好。
再说了,他的嘴里还塞着一根香蕉呢。香蕉的味道不怎么样,淘淘喜欢草莓,不喜欢香蕉。要不是看在第一次见面的分上,淘淘肯定要吐了。
终于把香蕉吃完了,淘淘说:挺挺好吃的。我这就给你倒倒水,表姐。
淘淘端着一杯水走过来,发现凡佳把客厅里弄得一团糟。
她那口袋里到底能装多少东西呀,她把所有的东西都拿出来,放在了地上:这是手套,这是袜子,这是绒线帽子,这是胡萝卜,这是老玉米,这是电吹风,这是剃须刀,给你的。这是口红,我自己的。噢,忘了带牙刷!
更让人受不了的是,凡佳的尾巴太长了,象一个扫把,横扫过来,横扫过去。椅子倒了,茶几倒了,画架倒了,积木城堡倒了。米粒的玩具箱也从电视柜上掉下来,里面装的布狗熊、卡宾枪、跳棋稀里哗啦滚了一地。
附近有超市吗?凡佳象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我得去买一支牙刷。没有牙刷就不能刷牙,不能刷牙就不能吃饭,我可受不了。
你你先喝水。淘淘说,等会儿我带你去。 咕嘟咕嘟那怎么行,现在就去!
凡佳一口气喝干了水,拉着淘淘的手蹦出门外。
老实说,淘淘一点儿也受不了凡佳的蹦跳,身体受不了,心脏更受不了。可有什么办法呢?人家第一次到这里来。再说,她的个子大,淘淘的个子小,只能跟着跳。嗖的一跳,三米多远;嗖的一跳,又是三米多远。要不是超市离这儿近,淘淘一定会晕过去。
淘淘脸色苍白,呼吸急促:表姐,停下来,咱咱们到了。
没想到,进了超市,凡佳就不想出来了:超市的东西太多,太吸引人了。她这儿转转,那儿逛逛,看到好玩儿、好吃的东西,就往胸前的口袋里放。你瞧,连购物车也不用推!说是买一支牙刷,结果买了一大堆东西。这个购物狂!
守在收银台前的淘淘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凡佳挺着一个大肚子,笑嘻嘻地对他说:好表弟,我忘了忘了带钱包了。
我这就去帮你拿,别急啊,马上回来。淘淘说着就往外跑。
不是,我的钱包忘在家里了,澳洲的家 你说什么澳澳洲?噢,天哪!
淘淘只好回到自己家,把辛辛苦苦攒了大半年的零用钱从储蓄罐里倒出来,送到超市的收银台,这才把凡佳接回去。
米粒,你比我想象中要大,凡佳说,而且,你比我想象中要好。
淘淘真想告诉她:我不是米粒,我是米粒的朋友,我叫淘淘。但是,淘淘什么也没说,人家大老远的从澳洲到这儿来一趟,不容易呀!就算不认识又有什么要紧?总会熟悉起来的。米粒不在家,淘淘就暂时当一回米粒吧。
住了一段时间,淘淘发现凡佳还不错:她待人热情,做事爽快,能讲许多好玩儿的故事。淘淘有点儿喜欢这位表姐了,要真有这样一位表姐该有多好啊!
直到淘淘把凡佳送到飞机场,凡佳也没有看到真正的表弟小老鼠米粒。可是有什么关系呢?她早就把淘淘当成小表弟了。
说起来真让人不敢相信,后来,淘淘和米粒还一起到澳洲去,拜访了他们共同的表姐凡佳呢,澳洲太美了,表姐太盛情了,他们终身难忘。

她个子比淘淘大,长长的后腿,长长的尾巴,肚子上竟然长着一个大口袋。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关于不速之客的童话故事,一起来看看吧。

图片 1

不速之客

小老鼠米粒要跟爸爸妈妈去旅行。临走前,米粒把家里的钥匙交给了小狗淘淘。

“淘淘,我们得分开一段时间了。”米粒说,“帮我看好家,你有这方面的才能。”

“好的,旅途愉快,家里的事你不用担心。”淘淘爽快地说。

忠实的淘淘干脆搬到米粒家来住了。有一天。传来了一阵敲门声:“小表弟,小表弟,你在家吗?”淘淘打开门,发现没外站着一个陌生的家伙。

她长得好奇怪啊,个子比淘淘大,长长的后腿,长长的尾巴,肚子上竟然长着一个大口袋。原来,她是从澳洲赶来的袋鼠。

淘淘不认识袋鼠,袋鼠也不认识淘淘。“没错儿,可兰山庄201号,”,袋鼠“腾”的一下跳进来,“你一定就是我那可爱的表弟小老鼠米粒了。”

“我”淘淘正要解释,袋鼠猛地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一根香蕉,快速地剥了皮,塞进淘淘张大的嘴里。

“我是袋鼠凡佳,快叫表姐!我从澳洲一路跳来,太辛苦了。为什么不请我喝口水?难道你不欢迎我吗?噢,澳洲的香蕉,味道怎么样?”凡佳一口气说了那么多话,淘淘真不知道先回答哪一句才好。

再说了,他的嘴里还塞着一根香蕉呢。香蕉的味道不怎么样,淘淘喜欢草莓,不喜欢香蕉。要不是看在第一次见面的分上,淘淘肯定要吐了。

终于把香蕉吃完了,淘淘说:“挺挺好吃的。我这就给你倒倒水,表姐。”

淘淘端着一杯水走过来,发现凡佳把客厅里弄得一团糟。

她那口袋里到底能装多少东西呀,她把所有的东西都拿出来,放在了地上:“这是手套,这是袜子,这是绒线帽子,这是胡萝卜,这是老玉米,这是电吹风,这是剃须刀,给你的。这是口红,我自己的。噢,忘了带牙刷!”

更让人受不了的是,凡佳的尾巴太长了,象一个扫把,横扫过来,横扫过去。椅子倒了,茶几倒了,画架倒了,积木城堡倒了。米粒的玩具箱也从电视柜上掉下来,里面装的布狗熊、卡宾枪、跳棋“稀里哗啦”滚了一地。

“附近有超市吗?”凡佳象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我得去买一支牙刷。没有牙刷就不能刷牙,不能刷牙就不能吃饭,我可受不了。”

“你你先喝水。”淘淘说,“等会儿我带你去。”

“咕嘟咕嘟那怎么行,现在就去!”

凡佳一口气喝干了水,拉着淘淘的手蹦出门外。

老实说,淘淘一点儿也受不了凡佳的蹦跳,身体受不了,心脏更受不了。可有什么办法呢?人家第一次到这里来。再说,她的个子大,淘淘的个子小,只能跟着跳。“嗖”的一跳,三米多远;“嗖”的一跳,又是三米多远。要不是超市离这儿近,淘淘一定会晕过去。

淘淘脸色苍白,呼吸急促:“表姐,停下来,咱咱们到了。”

没想到,进了超市,凡佳就不想出来了:超市的东西太多,太吸引人了。她这儿转转,那儿逛逛,看到好玩儿、好吃的东西,就往胸前的口袋里放。你瞧,连购物车也不用推!说是买一支牙刷,结果买了一大堆东西。这个购物狂!

守在收银台前的淘淘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凡佳挺着一个大肚子,笑嘻嘻地对他说:“好表弟,我忘了忘了带钱包了。”

“我这就去帮你拿,别急啊,马上回来。”淘淘说着就往外跑。

“不是,我的钱包忘在家里了,澳洲的家”

“你说什么”澳澳洲?噢,天哪!”

淘淘只好回到自己家,把辛辛苦苦攒了大半年的零用钱从储蓄罐里倒出来,送到超市的收银台,这才把凡佳接回去。

“米粒,你比我想象中要大,”凡佳说,“而且,你比我想象中要好。”

淘淘真想告诉她:“我不是米粒,我是米粒的朋友,我叫淘淘。”但是,淘淘什么也没说,人家大老远的从澳洲到这儿来一趟,不容易呀!就算不认识又有什么要紧?总会熟悉起来的。米粒不在家,淘淘就暂时当一回米粒吧。

住了一段时间,淘淘发现凡佳还不错:她待人热情,做事爽快,能讲许多好玩儿的故事。淘淘有点儿喜欢这位“表姐”了,要真有这样一位表姐该有多好啊!

直到淘淘把凡佳送到飞机场,凡佳也没有看到真正的表弟小老鼠米粒。可是有什么关系呢?她早就把淘淘当成小表弟了。

说起来真让人不敢相信,后来,淘淘和米粒还一起到澳洲去,拜访了他们共同的表姐凡佳呢,澳洲太美了,表姐太盛情了,他们终身难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