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这句纯正的碗碗腔就出自陕西皮影艺人李世杰之口,作为当下陕西戏曲界最老的一位眉户演员

图片 1

王景山说自己最擅长的还是眉户。父亲是民间艺人,他从小受家庭熏陶,在解放前就跟眉户老艺人学了很多原汁原味的眉户传统唱腔,今天看来弥足珍贵。在《鹰山春蕾》《大江东去》等多出眉户剧中,王景山常以唱功出彩赢得观众叫好。

李世杰,生于1934年。1956年加入陕西戏曲研究院,为把皮影戏班上了戏曲大舞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此期间,演唱了大量碗碗腔曲目,其中比较经典的有《王允献连环》、《卖杂货》、《杭州卖药》、《古城会》、《丽娘投河》、《借水》等十多出唱段,被称为碗碗腔王。

看过电影《秋菊打官司》的观众一定还记得,秋菊每次出门“讨说法”时,背景音乐就会响起一声委婉的“唉,走咧!”这句纯正的碗碗腔就是李世杰演唱的,尽管只有一句,可让当时担当作曲的赵季平欣喜不已,连称:“要的就是这个味!”张艺谋拍电影《活着》时,李世杰应邀为男主角葛优传授掌控皮影的技巧。李世杰向记者透露:“葛优从来没见过陕西皮影,拿在手里不会耍,是我手把手教他学了几招。”

李世杰在陕西戏曲研究院传授碗碗腔技艺期间,培养了一大批碗碗腔艺术人才。其中不乏比他年龄还大的,他觉得对于一个人艺人来说艺德比什么都重要,凡是跟我学戏的年轻人,我都会送给他们五个字爱、能、精、会、化,要取百家之长,为一人之用。不能浮躁,更不能骄傲,他是这么说的,更是这么要求自己的。

责任编辑:冷面木偶 上篇文章:保护民俗文化遗产
专家建议重建传统节日体系下篇新闻:户县农民组建女子鼓舞艺术团
娘子军打出威风
图片 1宝鸡:炎帝故里姜炎文
·舞蹈:春风又绿·中国一绝世界独家警营才子苏恒的字画情节·按时打发士大夫·曲艺表演技巧-弹打八角鼓·曲艺表演技巧-口技·曲艺表演技巧-开脸儿

我从七岁开始学戏,一直唱了六十多年的戏,我们在德庆社唱戏时,可以两个月不唱重样的戏……李世杰老人边说便从柜子里取出自己珍藏多年的戏本子,这些东西我一般不会拿出来给别人看,过去有人说借去展览或研究,可是最后不是弄坏了就是弄丢了老人气愤的说,如今就剩这么多了,保存的也不够完整了,好在这些戏我大部分都记住了,都能唱得下来,我现在脑子里大概有一百五十多部戏,没有个好记性是唱不了戏的。手里捧着一本已经没有了封皮的戏本,老人慢慢翻着泛黄的每一页,就像对待襁褓中的婴儿一样,眼神中流露出了丝丝爱怜之情。

83岁的王景山老人是这台晚会中最年长的演员,提起他,陕西戏曲界无人不知。王景山15岁从艺,不仅秦腔、眉户、碗碗腔皆能唱,且弹得一手好月琴。他早年曾为“秦腔正宗”李正敏配过戏,在秦腔《五典坡·赶坡》中扮演薛平贵。1958年,碗碗腔《金碗钗》晋京献演,因在剧中成功扮演桃小春之父桃,王景山一时声名大噪,并与其他演员一起受到周总理的亲切接见。

屋外不时传来小提琴的声音,李世杰指着窗户外面说这是对面的娃在练小提琴,刚学不长时间,还拉不成调调,但是每天都在练习。我现在每天早晨也还是坚持喊嗓子,一天不练就难受。我喜欢唱戏,只有爱一行,才能长久的坚持下去。

王景山:有生之年还想教学生

艺德最重要

李世杰:想恢复德庆皮影社

唉,走咧,看过《秋菊打官司》的观众一定不会陌生,秋菊每次出门讨说法时,背景音乐就会想起这一声粘粘糊糊的碗碗腔。

李世杰告诉记者,德庆皮影社后来解散了,演员都回到农村,有些老人已离开人世。但皮影社的戏箱还在,精美的皮影装了几大箱,拿出来能摆一大片。“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把德庆皮影社恢复起来,正常演出。没有演员,我可以自己给娃娃们教唱腔、传技巧。如果不抢救,让皮影、碗碗腔失传,就太可惜了!”

皮影戏是我国一种古老的民间艺术形式。所谓一口述说千古事,双手对舞百万兵就是对皮影表演形式的经典概括。清富察敦崇在其《燕京岁时记》中言:陕西皮影戏历史悠久,西安则是中国皮影的发源地。近代陕西皮影流派极多,粗略言之,东路有碗碗腔皮影,南路有道情皮影,西路有弦板腔皮影,北路有阿宫腔皮影。四路影戏,尤以碗碗腔、老腔皮影最为古朴,据民间传说,自明以来,即在西安的二华潼关地区流行。碗碗腔作为皮影戏的一个剧种,在陕西地区相当流行,据考证它的演变发展至少经历了三百年以上的历史。它以多变的唱腔和细腻、优雅的音乐而在群众中广为流传。如今,在西安,提起碗碗腔的著名艺人,没有人不知道李世杰的,他与汪天稳、江国庆被人们誉为皮影三剑客。

作为当下陕西戏曲界最老的一位眉户演员,王景山从省戏研院退休后闲不住,曾给戏研院训练班学员带唱腔课,经常参加省上组织的老干部戏曲演出,得奖与否并不重要,就图个高兴。他还多年义务为我市的大雁戏曲自乐班教授唱腔。在《千年等一回》晚会中,王景山在央视主持人董艺搀扶下走上舞台,一折传统眉户《盘店》唱得字正腔圆,韵味醇厚。王老告诉记者:“传统的东西不能丢,趁现在还有嗓子,有机会还想教教学生,在有生之年把身上的艺术传下去。”

视戏如命,脑子里存了一百五十多部戏

73岁的李世杰是演唱碗碗腔的老手,他早年参加著名的德庆皮影社,生旦净丑各个行当都很精通,能演上百本皮影戏,一台戏中,他一会儿展示生角的刚劲深沉,一会儿表露旦角的委婉多情,嗓音转换非常自如。那天在晚会中,李世杰唱响拿手的《连环记》,一人分饰王允和貂蝉两个角色,令观众赞不绝口。

希望办戏校,将碗碗腔永久传承下去

height=”11%”>

说起自己是如何与皮影戏结缘时,李老师微笑着回忆说父亲是我艺术道路上的启蒙老师,我是在父亲的影响下开始学习皮影戏的。说起父亲,李世杰一脸崇敬,父亲对我的影响很大,是他发现了我在戏曲这方面很有天赋,一出戏我看一遍就能学个八九不离十。我七岁跟随父亲学戏,十二岁就登台唱戏,当地人给我起了个艺名叫十二红。当初为学戏我可是吃了不少苦头,大冬天刮着呼呼的西北风,我还要在屋子外面抱着琴练戏。但是父亲很疼我,唱不好他从来不打,最多就是说我两句,我也很自觉,知道自己必须要勤学苦练……

“王景山、李世杰两位老先生演唱的眉户、碗碗腔太好听了,作为七八十岁的老人,以后登台的机会将越来越少,他们的艺术如何传承下去?”《千年等一回·黄土地原生态艺术绝响品鉴会》经央视直播后,在观众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戏迷询问在晚会中亮相的陕西戏曲“元老级”人物王景山、李世杰的近况,记者日前对他俩进行了采访。

《秋菊打官司》是一部有着浓郁乡土气息的影片,有着很强的时代特色,一直被认为是张艺谋导演水准最高的影片之一,影片播出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反响,曾在世界电影舞台上屡次夺魁。随着电影的热播,电影中那一声响亮而婉转的叫板也同电影一起走出陕西,走向世界,而这句纯正的碗碗腔就出自陕西皮影艺人李世杰之口,就是这一句经典的唱段,赋予了该电影浓郁的陕西特色,引得当时担当作曲的赵季平也连连赞叹要的就是这个味!

李世杰的家在陕西戏曲研究院的一栋破旧的居民楼上,家里的陈设十分简单,一张双人床,一个老式带点破旧的衣柜,两个红色包皮的沙发,由于久坐已经失去了原有的弹性。虽然家具很少,但是摆在这面积不大的屋子里还是显得比较拥挤。与这简单而陈旧的摆设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家中墙上擦得透亮的百年老月琴和床头挂着的老人抱着月琴纵情弹唱的精美照片。

图片 2

与舞台上的辉煌成就相比,李世杰老人的老年生活是孤独的,老伴常年患病,身边常需要人照顾,平时子女们由于工作原因也很少回家探望。在这平淡的生活中李世杰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唱戏,最大的心愿就是教人唱戏。然而,令老人伤心的是,他唯一的孙女对于戏曲毫无兴趣,她不学,她对这个不感兴趣,咋说都不学,可怜这么好的东西就要失传了谈到碗碗腔的传承问题时,李世杰无奈地摇着头说。德庆社的几个创办人都陆陆续续死了,就剩我一个了,要想把这门艺术传下去,就得办学校,得国家支持,但是我年纪也大了,精力不行了,况且目前也没有钱,我不愿意随便找些人来帮忙,那是误人子弟!说道动情处,李世杰老人拍桌子喊道:有些不懂戏的人,竟然把手抄剧本当几毛钱的废纸来卖,以后这些东西我不会再拿出来了,我死也要带进棺材里!

父亲是我艺术之路上的启蒙老师

有些人生来就是属于舞台的,就像李世杰,他用毕生心血诠释着什么叫热爱,并凭借着这份热爱,在自己的艺术之路上越走越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