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书国说,比如今晚

今晚看来要走运了,林杰坐在出租车里想着。

两名乘客半夜打车不付钱,并拽扯司机衣领。出租车司机李书国在乘客下车后,轰着油门冲上去,将对方撞成一死一伤后逃逸。昨天下午,李书国因涉嫌故意伤害罪在市二中院受审,他辩称自己只想用反光镜蹭对方吓唬一下,不想酿成惨剧。

林杰算是老出租车司机了,头脑灵活的他总能比别人多拉客赚钱,但这里面的窍门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喝酒乘客上车脱鞋臭气熏天

比如今晚,他就瞄准了同志街一带,这一片名为足疗按摩一条街,其实就是红灯区,都是以保健的名义干着皮肉生意。

现年51岁的李书国是本市人,高中文化程度,案发前是北方创业出租汽车有限公司司机。检方指控称,去年8月18日凌晨3点,李书国驾驶出租车搭载田某、潘某两名男性乘客。当车行至东城区金鱼池西街十一中学东门南侧时,双方因车费问题发生矛盾。李书国因对田某的言行不满,调转车头将站在路边准备离开的田、潘两人撞倒,致30岁的田某颅脑损伤死亡,致潘某轻伤。李书国作案后驾车逃离现场。

如果出租车半夜在这里等客,往往都可以小赚一笔。

检方认为,李书国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一人轻伤,涉嫌故意伤害罪。对此,李书国虽然承认指控属实,但辩称自己不是故意撞人。据李书国说,事发当晚,他从西城区里仁街东口拉上两名男子,两人一人坐副驾驶座,一人坐后座。他们操着外地口音说要去东城区的刘老根大舞台,“一看他们就喝了很多酒,没走多远就把鞋脱了,弄得满车臭气熏天”,李书国说,他于是打开车窗,不想坐副驾驶座的男子大声问他:“嫌臭啊?”他赶紧说没有,只是想凉快一下。

晚上十二点以后,在这条街上坐出租车的不是小姐就是嫖客,这正是林杰想要的。

的哥下车 被揪衣领逼迫免单

他在车里的计价器上动了手脚,白天正常跳表,晚上一掰开关,本来十二三块钱的路能跳到20块钱,至于故意绕远路什么的,更是必备手段。

李书国说,路上后座上的男子没有说话,副驾驶座上的男子一直很凶,他认为该左转的地方,对方让他直行,还说他左右不分。“我一直没言声,按他们的路线走”。到金鱼池西街十一中学东门南侧时,对方让他停车,当时计价器显示金额为20元。“我说有2元燃油费,让给22元。他说给20成么?我说成。他随后说不给成么?我考虑他们喝多了,就说成”。李书国称,副驾驶座上的男子依旧不依不饶,说他计价器不准,“我就说挺准的,他就揪住我脖领打我胸口,随后又下车到左边给我几拳”。

半夜在这个地方打车的都是下班的妓女或者刚买完春的嫖客,本来都很累了,往往不会在意多花了几块钱,而且大半夜的,谁会愿意与五大三粗的林杰来争执计价器上的数字呢?林杰的嘴脸从上车时的好心胖司机变成下车时的黑心凶汉可是很容易的。

伤者潘某称,田某是他妹夫,在北京工作,他原本在老家务农,当天刚来北京准备打工。俩人在家喝了酒,后又去酒吧喝,但都没喝多。当晚到洗浴中心按摩后,俩人打了车。上车后他在后座睡着了,田某坐在副驾驶座。下车时,司机要22元,但田某说用不了20元,并下车到左边拽着司机衣领,司机随后说不用给钱了,田某就松开了。之后他们站在路边,司机将车开走十几米后,又调头开了回来撞上田某,随后又撞上自己。等他醒来时已在医院,后背和头受伤。

不仅这个午夜策略百试不爽,更让伟君开心的是,这个时段的乘客把东西忘在座位上的几率很高,几年来他半夜在车上拣的手机、钱包已经用双手都数不过来了。

庭上辩称只想剐蹭吓唬对方

其实说是拣的也并不确切,有几次失主发觉的早,都已经跟着车狂奔呐喊了,他只当看不见,听不着,脚踩油门,加速就跑。

按照李书国的说法,两名乘客下车后,他准备调头继续去拉活。调头后他发现两人仍在前面约10米远,他觉得自己被欺负了很生气,就想用车的右侧反光镜蹭他们一下,便以时速约20公里的速度开了过去。“我就想吓他们一跳”,不想田某被撞后弹起来砸到机器盖上,头部把风挡玻璃撞裂,当场死亡。李书国对此解释说,当时照明不好,对方走路又晃悠,不想就撞上了。“他们要是正常走路,我顶多就蹭一下”。

林杰并不担心有人投诉,因为他半夜出车的牌照是假的。

但公诉人不认同李书国的辩解,他指出,李书国有15年以上的驾龄,开出租车已有3年。作为一个老司机,他能认识到驾车撞人会造成严重后果。另外,作为职业出租车司机,他搭载客人发生纠纷后,本应容忍谅解,或通过合法方式解决矛盾,“他驾驶约1.5吨的小型客车撞击几十公斤的人,直接反映出其实施报复行为时不计后果”。

半夜总是赚外快的黄金时段,林杰不只一次偷笑着。

死者家属到庭索赔92万余元

今晚也不例外,把车停在红玫瑰按摩院对面的胡同里,亮着空车开始等客,伟君已经选中了目标。

撞人后,李书国称自己很害怕,没停车查看就赶紧回家了。天亮后,他把车送到丰台区菜户营桥的一家汽车修理部,称车被树砸了,让对方赶紧修车,以免耽误对班出车。东城交通支队民警接到报警后赶赴现场,通过调取肇事车的行驶轨迹录像及有关记录情况,结合证人、受伤人员的陈述,最终确定肇事出租车的车号,并对有重大嫌疑的李书国进行了传唤。起初李书国并不承认自己撞人,称当时没看见对方,是躲黄鼠狼造成的交通事故。被羁押后,他才承认犯罪。

大概一个钟头前,一个瘦弱的身影从出租车上下车,走进了红玫瑰按摩院,看样子就是个凡事都无所谓的毛头小伙,这种人最好对付,也最容易丢三落四。

昨天,死者田某的家属到庭向李书国索赔92万余元,伤者潘某索赔医疗费和误工费共计5800余元。李书国对此表示尽量赔偿,希望被从轻处理。此案没有当庭宣判。

就等这小伙出来了,打好算盘的林杰开始闭目养神。

来源:京华时报 2012-2-3

合眼还没十分钟,有人拉?顺得抛搅肆纸芎竺妗?/p>

两名乘客半夜打车不付钱,并拽扯司机衣领。出租车司机李书国在乘客下车后,轰着油门冲上去,将对方撞成一死一伤后逃逸。昨天下午,李书国因涉嫌故意伤害罪在市二中院受审,他辩称自己只想用反光镜蹭对方吓唬一下,不想酿成惨剧。

林杰睁开眼,借着昏暗的路灯光,看不清后面的脸,但从身形看应该是刚才进红玫瑰的那个小伙。

喝酒乘客上车脱鞋臭气熏天

您去哪儿? 南盛胡同。

现年51岁的李书国是本市人,高中文化程度,案发前是北方创业出租汽车有限公司司机。检方指控称,去年8月18日凌晨3点,李书国驾驶出租车搭载田某、潘某两名男性乘客。当车行至东城区金鱼池西街十一中学东门南侧时,双方因车费问题发生矛盾。李书国因对田某的言行不满,调转车头将站在路边准备离开的田、潘两人撞倒,致30岁的田某颅脑损伤死亡,致潘某轻伤。李书国作案后驾车逃离现场。

林杰暗喜,从这到南盛胡同要跨两个区呢,晚上难得有这样的大活,好生意上门了!

检方认为,李书国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一人轻伤,涉嫌故意伤害罪。对此,李书国虽然承认指控属实,但辩称自己不是故意撞人。据李书国说,事发当晚,他从西城区里仁街东口拉上两名男子,两人一人坐副驾驶座,一人坐后座。他们操着外地口音说要去东城区的刘老根大舞台,“一看他们就喝了很多酒,没走多远就把鞋脱了,弄得满车臭气熏天”,李书国说,他于是打开车窗,不想坐副驾驶座的男子大声问他:“嫌臭啊?”他赶紧说没有,只是想凉快一下。

车开了,有人在心里暗笑。

的哥下车 被揪衣领逼迫免单

一般午夜的乘客都不会闲聊,现在这位坐在自己后面估计更不会说话了,林杰从后视镜瞄着后座,看不清此人的表情,似乎已经睡着了,一动不动。

李书国说,路上后座上的男子没有说话,副驾驶座上的男子一直很凶,他认为该左转的地方,对方让他直行,还说他左右不分。“我一直没言声,按他们的路线走”。到金鱼池西街十一中学东门南侧时,对方让他停车,当时计价器显示金额为20元。“我说有2元燃油费,让给22元。他说给20成么?我说成。他随后说不给成么?我考虑他们喝多了,就说成”。李书国称,副驾驶座上的男子依旧不依不饶,说他计价器不准,“我就说挺准的,他就揪住我脖领打我胸口,随后又下车到左边给我几拳”。

睡着了更好,我怎么绕都行了,林杰心想。

伤者潘某称,田某是他妹夫,在北京工作,他原本在老家务农,当天刚来北京准备打工。俩人在家喝了酒,后又去酒吧喝,但都没喝多。当晚到洗浴中心按摩后,俩人打了车。上车后他在后座睡着了,田某坐在副驾驶座。下车时,司机要22元,但田某说用不了20元,并下车到左边拽着司机衣领,司机随后说不用给钱了,田某就松开了。之后他们站在路边,司机将车开走十几米后,又调头开了回来撞上田某,随后又撞上自己。等他醒来时已在医院,后背和头受伤。

你好像很喜欢在半夜拉客。后座传来这样一句话。

庭上辩称只想剐蹭吓唬对方

NBA买球软件,林杰吓了一跳,料不到会突然听到这么一句。

按照李书国的说法,两名乘客下车后,他准备调头继续去拉活。调头后他发现两人仍在前面约10米远,他觉得自己被欺负了很生气,就想用车的右侧反光镜蹭他们一下,便以时速约20公里的速度开了过去。“我就想吓他们一跳”,不想田某被撞后弹起来砸到机器盖上,头部把风挡玻璃撞裂,当场死亡。李书国对此解释说,当时照明不好,对方走路又晃悠,不想就撞上了。“他们要是正常走路,我顶多就蹭一下”。

为什么这么说呢?林杰反问。

但公诉人不认同李书国的辩解,他指出,李书国有15年以上的驾龄,开出租车已有3年。作为一个老司机,他能认识到驾车撞人会造成严重后果。另外,作为职业出租车司机,他搭载客人发生纠纷后,本应容忍谅解,或通过合法方式解决矛盾,“他驾驶约1.5吨的小型客车撞击几十公斤的人,直接反映出其实施报复行为时不计后果”。

在这个胡同好像见过你几次,都是在后半夜,所以这么说。

死者家属到庭索赔92万余元

啊,对,我都是在这个点拉客。唉,其实谁也不愿意放着热被窝不钻,半夜起来开车,没办法,得供孩子上学啊!

撞人后,李书国称自己很害怕,没停车查看就赶紧回家了。天亮后,他把车送到丰台区菜户营桥的一家汽车修理部,称车被树砸了,让对方赶紧修车,以免耽误对班出车。东城交通支队民警接到报警后赶赴现场,通过调取肇事车的行驶轨迹录像及有关记录情况,结合证人、受伤人员的陈述,最终确定肇事出租车的车号,并对有重大嫌疑的李书国进行了传唤。起初李书国并不承认自己撞人,称当时没看见对方,是躲黄鼠狼造成的交通事故。被羁押后,他才承认犯罪。

撒这种谎太容易了,林杰都不用多想,其实老婆整天和他两头不见面,那来的孩子。

昨天,死者田某的家属到庭向李书国索赔92万余元,伤者潘某索赔医疗费和误工费共计5800余元。李书国对此表示尽量赔偿,希望被从轻处理。此案没有当庭宣判。

是啊,现在学费太贵了,师傅你开出租车养家还真不容易啊!

来源:京华时报 2012-2-3

头一回,林杰从嫖客嘴里听到这样的话。

那您是做哪行的?

呵呵,也和车有关,过一会我就要上班了。

原来您也是上夜班啊,也不容易吧?

还行,好在工作时间比较自由。

哦。林杰猜不出此人是做什么的。

半夜也有半夜的好处,白天我打车都会有堵车,慢的不行,现在多快,这么几分钟就跑出将近十公里了。

是啊,半夜路上没人,开的就是快。伟君有点心虚,他不知道是否话外有音。

小伙不再说话了。

过了大约三十分钟,快到南盛胡同了。

是胡同口还是进到胡同里面?

林杰大声问着,后座的乘客看起来已经睡着的。

停在胡同口就行了,里面是上坡,怕车不好走。

乘客的声音很清醒。

林杰突然觉得,今晚应该做些什么来弥补自己的罪恶,以前他可从没这么想过,也许是因为今晚赚的昧心钱太多了。

没事,您住靠胡同里面的话我直接开上去,这里我以前来过,知道怎么出去。

那太好了,别人都不愿意上去,谢谢师傅。

乘客感激的说。

林杰心里也挺得意,今晚不但赚到了外快,还赚到了感谢,真不错。

上了坡,进到胡同里了。

慢点开,得找准是几号单元,我眼神不好。

乘客把身体向前探着,眯着眼睛说。

林杰有些奇怪,你不是住在这里吗,怎

话没说完,他只觉得自己脖子一紧,接着呼吸困难,头不由自主的后仰,用眼角的余光,林杰从后视镜看到一根钢丝正在自己的脖子上越勒越紧。

你你

被钢丝勒住脖子的人是发不出正常声音的。

林杰用手去抓钢丝,没用,钢丝已经勒进了肉里,他抓不住钢丝,更抓不到坐椅后面勒着他脖子的那双手。

林杰觉得眼球快爆炸了,仿佛全身的血都涌到了头上。

挣扎着,他按响了喇叭,黑胡同里的后半夜,喇叭声格外刺耳。

喇叭声这么大,肯定会有人会听到的,林杰抱着一线希望。

放心吧,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我有孩孩子

总撒谎你不累吗?想没想过你半夜在街上拉客时,自己老婆在干什么?

她都在红玫瑰接客,我和她很熟

——这是林杰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