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牛要怎么养啊,小姑更不像话

世界上真有所谓如意郎君吗?我老公英俊潇洒,赚钱多,待人也亲切。

今天老妈从老家回来,带回来了一些新鲜蔬菜。

可令人气恼的是,他不该对所有的女人都亲切吧,尤其是他还有哪么多美女同事。

更重要的是,这些蔬菜上面有很多小蜗牛,我嫌弃它们到处乱爬,到处留下黏糊糊的粘液。便把它们都装进垃圾袋,悄悄地扔掉了。谁知道还有“漏网之鱼”——两只小小的、看起来还没成年的小蜗牛,小触角一伸一伸地,挺可爱。

同事,我看不见也就罢了,最难以忍受的还是他对他妈妈、妹妹的态度。

中午女儿放学回来后,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喜不自禁、欢呼雀跃。“耶……耶……姥姥万岁!蜗牛万岁!”然后兴冲冲地找来一个鞋盒子,算是给蜗牛安了家。一个人在阳台上捣鼓着,安安静静地,一点声音也没有。我在心里感叹:兴趣就是良师益友啊!

本来一百平米的房子两人住也只是勉强栖身,不料蜜月渡完,他就把他妈妈妹妹全接了过来,还一人占一间房,弄得家里狭窄不堪。

吃饭的时候,女儿满面愁容地问我:“妈妈,蜗牛要怎么养啊?它们都喜欢什么?”我摇摇头,女儿失望地说:“那我上网查去。”三下五除二吃过饭后,就一头钻进了房间。十分钟后,女儿兴奋地说:“妈妈,搞定了。”我笑:“你有自信养就行,可别指望我。”女儿不屑地说:“切!门缝里看人,等着瞧吧!”

更可气的是,婆婆总是在我面前摆出一副难看的脸色,好像谁欠她谷子还她老糠似的,小姑更不像话,居然乱穿我的拖鞋

午睡后,她已经把阵地从阳台转移到了客厅。我有些不满,朝她嚷道:“干嘛弄到客厅啊,脏兮兮的!”女儿笑着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蜗牛喜欢黑暗,怕阳光的。现在阳台阳光多厉害啊!”我有些惊讶,看来这次真上心了。

今天是正月初一,我在佛前许愿:佛祖啊,给我一个宽敞的空间吧,我需要自由。

我这才把目光投在她的盒子上,盒子干干净净、整整洁洁。盒底儿垫着一层水嫩青菜,洗得干干净净,菜叶上还有些许晶莹剔透的水珠。忽然,我发现连盒壁上都洒过水,看起来潮潮润润的。我有些好奇:“干嘛要把盒子弄湿啊,这样会烂掉的。”

窗外乌云翻滚,暴雨将至,一道蓝光闪过,我知道,上天接收到了我的许愿。

女儿这次可得意了,“哎哟,我的老妈哎,我要鄙视你了!蜗牛喜暗喜阴,喜欢潮湿,但不能水太多。网上怎么说来着,对了,喜阴恶浸!”“呵,还知道的不少呢!”我故意逗她。

因为就在那一瞬间,我家客厅突然变宽了,宽大到简直可以踢足球。

女儿调皮地朝我吐吐舌头:“那是,它们就象是我的宝宝,照顾它们当然要用心啊!妈妈,你来瞧!我还给它们取了名字呢?这只好动,老乱爬,我就叫它‘爬爬’。那只特懒,吃饱喝足,一动也不动,我就叫它‘懒懒’。怎么样,好玩吧?”

我高兴得手舞足蹈,哇,多么美好自由的世界啊,我走出门外,下雨了,空气凉爽清新,淋淋雨,让雨水冲刷掉我周身的不快吧。

晚上下班回来,女儿已经回来了,又把阵地转移到了卫生间,正在忙着给小蜗牛换新鲜蔬菜和洒水呢。俩只小蜗牛正在盒子里爬来爬去,小触角一伸一伸,似在享受,似在欢快,又似在感激和惬意。

奇怪,马路上,爬行着许多巨大的怪物,它们头上触角昂立,背负巨壳坚硬,眼睛大若车灯这,这,这不是蜗牛吗?

女儿正微笑着和小蜗牛说话:“爬爬、懒懒,玩得开心吧?我要把你们的家打理地舒舒服服,这样你们就不会想念家、想念妈妈,对不对?”我笑:“它们听得懂吗?”“当然了,它们可聪明了!你看它们一看到我,多开心啊!妈妈,你说时间久了,它们会不会也对我有感情呢?”

我惊出一身冷汗,莫非,外星蜗牛入侵地球了?

女儿一脸期待的看着我。“那当然了,谁养的的宝宝像谁啊!比如妈妈养的宝宝像妈妈一样善良。聪明妞妞养的‘宝宝’也会像妞妞一样聪明啊!”“真的吗?”女儿甜甜地笑了。

一尊巨大的黑影出现在雨中,半空中传来一声巨响:

晚饭后,女儿饭碗一推,小心地端起盒子,温柔地说:“爬爬、懒懒,姐姐带你们去散步去喽!”说着,“咚咚”地下楼,一路呼朋引伴、兴高采烈地玩去了。留下我和老公在后面笑得直不起腰来,这都怎么论的辈份啊!

妈,我回来了。那不是我老公的声音吗?我抬头望上去,半空中耸立着我老公伟岸的身躯,他,他居然变成了一个巨人。

一个小时后,女儿噘着嘴回来了,边走还边数落:“爬爬,就你最淘气了,总到处乱跑,要是姐姐找不到你了怎么办?你要多向懒懒学习哦!”我故意逗她:“哎哟,这谁惹我们的小公主生气了?”“妈妈,你不知道,这爬爬有多淘,稍不留心,它就溜出去玩儿。唉,可真不让人省心。”说着无奈地摇摇头。

哥,你回来了好奇怪哦,嫂子刚才还在客厅烧香来着,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不知道我们那儿又得罪她了晕死,那个小心眼儿的女人

女儿又把蜗牛端去了阳台,好一阵子没出来,不知道又在忙乎什么。都夜晚十点了,她还在捣鼓,我连叫了几次,她只是答应,就是不见人。我干脆到阳台去催她,这一看不当紧。发现她居然把我拆下洗净的纱窗的窗纱剪得一块儿一块儿,正在那儿缝缝补补。我简直哭笑不得。她却很无辜,我要给他们做顶帐子,既舒服凉快透气,又避免它们乱爬乱跑。

天啊!不是世界变宽敞了,是我被缩水了怎么办?谁来救救我?

睡到半夜,女儿突然坐起来。我问她干什么,她闭着眼睛说:“我要去看看爬爬睡了没有。”我把她按下说:“爬爬和懒懒早就进入了梦香。”“哦!”说着她又躺下睡了。徒留我在那儿发呆。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