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到了小区门口217路公交车的站牌下,当时我蹲在离2路车十来米的地方抽烟

记得那件事发生在08年8月的某一天晚上,具体是哪天我也记不清了,但是那天晚上发生的事使我永生难忘。
那时我在市中心的新朝阳广场上班,那晚下班有点迟,差不多十一点才下班。那天站班脚都快断了,当我来到2路车车站时看见2路车上挤满了人,就不想上去,想等下一路车。当时我蹲在离2路车十来米的地方抽烟。我在那里蹲了差不多一分多钟,那辆车没开,下一辆也没来。我当时挺累的,就想站就站了,早点回去洗澡睡觉也好。我丢掉手中的烟,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钱就挤上公车。站在靠近门口的地方。一路上很安静,当公共汽车开到友爱利客隆的时候车上的乘客下了差不多一大半,车上有空位,但我嫌凳子还很没就没坐(小时候我奶奶跟我说别人坐过的地方还没冷不能坐,打那以后我就没坐过还留有别人体温的地方)。在车上挺无聊的我就看着窗外。

近一段时间,因为女儿家的楼房刚装修完工,需要通风换气,我经常要去那里。我们居住的颐和家园小区门口,是217路公交车的始发站。而女儿家住的林科家园,刚好是217路公交车途经的地方。两地相距较远,乘坐217路公交车去女儿家里,就成了我每天的必选。也正因为这样,才让我感受到了一提起来都觉得无奈和不愉快的217路公交车。

公共汽车又过了一个站,到秀厢市场后我看见有一个女的站在站牌旁边,我看了她一眼,发现她长得挺一般的,但她的穿着格外显眼,那女的穿着一件连衣裙,那裙子上半部分是白色的,下半部分是黑色的,衣服左边手臂上还有一朵很大的白色的花,看起来像是菊花什么的,大概有盘子那么大。当时我还在心里嘲笑她那朵花像花圈上的话花一样,整个人在淡黄色的路灯下,再加上她那冷若冰霜的脸,看起来跟殡仪馆的纸人差不多,我在南宁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这么打扮。当时后面没有公交车来,我以为她要上我坐的那辆,可2路车开动的时候她也没动一下。公交车缓缓开动,那个女人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公交车开了6个站,到了苏芦站后公交车靠站,车门打开后我正准备下车时,眼前的一幕让我愣住了,刚才那个女的竟然在出现在我的眼前!可刚才我并没有看见她上任何一辆公交车,一路上也没有一辆公交车超过我所坐的那辆,当时我心里就想如果那个女的上车我就下车,如果她不上车我就到下一站再下车,然后步行回来!可我等了一下看见那个女的还是面无表情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丝毫没有上车的意思,虽然平时胆子挺大的,但是面对这样的事情还是有点不知所措。看着车上的乘客陆陆续续下车,车上的人越来越少,我心里就越没底,心想万一到终点站还看见她那我不是要跟电影里的一个下场?于是我就挤在人群中低着头下车,我当时没敢看那个女的一眼。当我穿过广告牌刚走几步,听见刚才在车上的一对情侣的谈话,女的对男的说那个女的还奇怪哦!
我当时听了吓一跳,我还以为只有看看见。当时我一回头,发现那个女的不见了!我以为她站在广告牌后面的椅子上,被广告牌挡住了,我又跑过去看,还是没人,我有看了四周还是没发现她的影子!刚才明明只有我坐的那辆车靠站,而且她也没上车,我才走几步路人能去哪了?像她这么明显的穿着才几秒钟走不远不可能看不见。
我点燃一根烟让自己冷静一下,我当时都不知道是什么回到我的出租屋的。本以为回到家就安全了,当我打开门按电灯开关的时候吓得我差点喊出声了。因为灯管发出的光是红色的!整间屋子都是红色的!我还以为是电压不足,可我看了一下走廊的灯,发现走廊的灯光是正常的!当时我撒腿就跑,当我跑到楼梯口的时候转念一想门没关要是这样走了家里的东西还不被人洗劫一空啊!我又走回来,站在门口往屋里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在里面。确定安全后我走进屋子把门关上,找衣服去洗澡。在卫生间里红色的灯光下洗澡的感觉确实有点怪,当时我一边冲冷水让自己冷静下来一边在想会不会像电影里一样那些水的颜色变成血红色?我洗完澡后一切都正常,我穿好衣服后关上门跑去网吧过夜了。个人认为在人多的地方比在家里安全系数比较高点,那晚我在网吧挤到人多的地方上网,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睡下之后就有什么东西在我背后。
那晚之后我连续倒霉几天,打那以后我晚上坐公交车从来都不靠近能看见站牌的地方,后来我去车站那里烧了点纸钱情况才有所好转。
那件事过了那么久了可我还是无法用正常的思维解释那件事,难道有人玩我?可我坐的那辆公交车那天晚上车上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再说了我也没得罪什么人。那个女的该不会变态到在秀厢市场等不到车然后打的到离终点站还有一个站的地方等车吧?那她是什么消失的?如果只是我一个人看见我还会对自己说是我自己眼花,可看见的人不止我一个。我发誓我不是在编故事!也许正如那句话所说: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夜路走多了也会见鬼!

上午10点20分,我来到了小区门口217路公交车的站牌下。刚好有一辆217路车正停在那里,上面已经上去了很多乘客。我上车后刷完卡正向后走,坐在驾驶员位置的司机师傅面带嘲讽地开了腔:“没看到路上堵车呀,还上来干什么?”

我这时透过车窗玻璃向外看,才注意到路上的确塞满了车。长长的车龙半天向前挪动几步,比蜗牛爬行得还要慢——工电路本来就很狭窄,钢材市场东西两端一二百米的路段上,两旁又停靠了数十辆运输钢材的大货车,把本来就很狭窄的路面挤得更加狭窄,这也正是这段路经常塞车的原因。

刚才上车的时候走得急,没顾得上向远处看。看到这种情况,我也只好耐下心来找了个座位坐下,然后有些自我解嘲地说:“堵就堵吧,这车不是早晚得开吗!”

司机听完我的话后,冷笑了一声,说道:“那你就坐着等吧!”说完了这句话,司机就打开车门下了车,向车前面走去。又过了一会儿,司机回来了,也没有跟乘客打招呼,就开始发动车辆向后倒车,把车倒回了颐和家园入口处的路面上。

“车出不去了,你们下车去坐前面的车吧。我已经打好了招呼,随便上。”司机说完后打开车门,自顾自地走了。乘客们一个个面面相觑,也只好下车,按司机所说开始向前面走。

大家向前走了二三百米的距离,也没有看到一辆217线路的公交车,一些乘客着急,只好就近上了64路车。如果坐64路公交车去女儿家,中间须倒车,还要多花钱,见此时路况已经开始慢慢畅通,我就又原路返回,准备重新在颐和家园站牌下坐217路公交车走。

这时只见刚才那辆公交车从小区门口开了过来,只不过司机换了人。路口几个等车的人都要上车,没想到司机却从驾驶室里探出头来对大家说:“这辆车坏了,不发车。要不刚才不就走了吗?你们向前走两站地,车辆都停在哈西头道街,到那里去上车吧!”

明明刚才车辆好好的,说是因为堵车过不去,怎么这么一会儿车辆就坏了?如果是车辆真坏了,那为什么刚才还要把车开到站牌下,让乘客上车刷卡花冤枉钱?这不是拿乘客们耍戏着玩吗?我内心尽管很郁闷,也有些狐疑,可还是不得不沿公路向哈西头道街站点走去。

在离哈西头道街站点约二十米远的地方,我看到有一辆217线路的公交车停在那里,车门敞开着,我忙走了几步,上了这辆公交车。上车后一看,车上没有乘客,司机也不在,我就找了一个座位先坐下。

这时一个满脸横肉、身材胖胖的、剃着光头的年轻司机上了车,看到我坐在车上,十分不悦地问:“你是什么人?上车干什么?”

我有些惊诧,更感到莫名其妙,但还是不得不回答:“我要坐车上前面去呀!”

“下去!坐车到前面的站点去上车!”司机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也不顾我的年龄堪比他的父母,竟然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

我只好灰溜溜地下了车,到前面不远处的站点去等。我内心的愤懑可想而知:不过是早上了一会儿车,却遭到了一个乳臭未干的年轻小子的斥责,凭什么呀!既然你不想让乘客上,为什么还要打开车门?你这么做不过是要蛮横、霸道地告诉我,这是在你的地盘,你是天王老子,你说了算。我不由得深深感叹:现在这年轻人,真牛!他以为他开的不是公交车,而是私家“法拉力”或“劳斯莱斯”吧?

两分钟后,那辆车开了过来,我跟几位乘客一起上了车。我们上车后,后面车尾处还有四位乘客要上车,他们边跑边喊边向司机招手,没想到这位“牛哄哄”的年轻司机连理都没理,起动车辆就走,硬是把那几位乘客甩到了后面的站牌下。

看到这位司机态度如此恶劣,这样不通情理,想到自己又患有高血压,实在不想再惹气,刚才在前一辆公交车上已经刷过卡的事我连提都没敢再提,只好又重新刷了一次卡。我知道我就是提也是白提,闹不好卡要刷,还得让他一顿抢白,那样我不更是自取其辱吗?

卡虽然刷过了,也没有再跟司机发生口角,可我的内心却怎么也无法平静下来:本来坐一次车就可以抵达女儿家,现在又倒了一次,无形中多花了车费不说,还要自己徒步走两站地,平白无故地受司机的窝囊气。这叫什么事呀!我今天这是招谁惹谁了?真是大白天遇到鬼了!

公交车向前行驶,车上一次站名都不报,根本就不管乘客能否下错车。车上的报站系统是预制好的,司机不过是动一动按键。可就是这样的举手之劳,司机都不肯做,也不屑做。这样的服务态度真的让人很无语。

由此,我不由得又想起了乘坐217路公交车的以往一些经历:乘客每逢中午11点至12点乘车从西柞村去颐和家园方向时,公交车总要在行驶途中,在哈西大街与工电路交叉路口处向内转,去加油站加天燃气。

态度稍好的司机,见有其他217路公交车经过,让你换一下乘;没有车辆经过时,就征询一下乘客的意见:愿意在路口下的可以自己步行,不愿意下的就跟车一起去加气,然后再返回颐和家园。若是碰到态度不好的司机,连招呼都不肯打,就直接把乘客拉着一起去加气。才不管你有没有急事,路上要浪费多长时间。似乎那时间只属于司机,跟乘客没有丝毫关系。

我就纳闷,公交车为什么不能把乘客送到终点站然后再去加气?带着乘客去加气,无端浪费乘客的时间不说,若是在加气的过程中发生什么意外或安全事故,谁能负得起这个责任?不知道217车队和公交总公司的领导对这类事情是不知晓还是故意在放纵?

身为城市居民,任何人都不可能不与城市公交打交道,都盼望自己居住的小区能有便利的公交线路。说实话,217路公交车确实给我的生活带来了便利,我应该喜欢它,爱它才是。可现在我却对它实在是喜欢不起来,爱,就更无从谈起。

NBA买球软件,带着满肚子的懊恼和忿闷,我终于熬到了下车。在女儿家里开窗通风换气之后,我又来到路口,准备乘坐217路公交车返回。在站牌下等了大约五六分钟时间,一辆217路公交车开来了,我又上了车。

这次司机是一个年龄稍大、身体偏瘦的师傅,看上去样子也很和善。车每到一站,都能听到提前报站。更让人感动的是,看到车上上来一位年龄大的老大娘,司机一按键,扬声器中马上传出“车上有需要照顾的对象,请大家让一下座”的提示。

一位中年男子马上站了起来,把自己的座位让给了那位老大娘。因为常坐公交车,也经常遇到主动为老、幼、病、残和孕妇让座的乘客,我由衷赞叹哈尔滨市民普遍的文明素质。当然,如这位司机师傅一样素质的司乘人员,更值得我们称道。

217路公交车继续行驶,当车辆来到哈医大南侧门附近路段时,公交车遇到了红灯,在右侧路边上停了下来。

“司机师傅,能不能打开一下车门,我们想在这儿下车。”一位学生模样的女孩跟司机商量道。

司机没有说话,只是按了一下按键,车门打开了。看到学生模样的女孩和其他另外两名乘客下了车,司机又重新关好车门。不过是动了动手,乘客方便了,心里暖暖的。这件事要是换上先前那位年轻司机,他会做吗?我看未必。这就是素质,素质决定一个人的行动,也决定了服务的质量。

217路公交车有这样一位素质和敬业精神都很高的司机,让我对车队的未来又有了几分希望。可尽管如此,我依然还要说,217,想要说爱你不容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